首页 > 健康>正文

坑老保健品层出不穷 盘点外国人对保健品态度

时间:2017-12-27 |来源:大东北网

大东北网讯: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随着老年人购买力不断增强,加上自身对健康的格外关注,一些人由此看到了“商机”,想方设法诱使老年人大量高价购买保健品。

  

在安徽省六安市解放中路伯爵酒店门口,最近有二三十位老人手拿保健品追着商家,声称要退货。在警方干预下,老人去了名为六安市乾茂商行的公司办理了退货手续。记者发现老人手中拿着的保健品名为“峰王浆冻干粉含片”,4800元一盒,“昨天让去开会,讲的是爱心活动,原来这要值9000多元,最后说要4800元。他讲这蜂王浆是万能,心血管病什么都治,也送了不少东西。”

  

除了通过赠送礼品、免费体验、夸大药效来欺骗老年人外,一些保健品营销人员还采用“温情攻势”与老人拉近关系,不断对老人们嘘寒问暖,关心老年人的疾病,通过逐步地交流引导老年人走进骗局。许昌市民张瑞兰说,周围老人买的不是保健品,是亲情关怀,“给你亲情忽悠,台底下就是我的亲爹亲妈,我就是你们的亲闺女。“

  

近年来,老年人通过免费讲座购买保健品上当受骗的案例明显增多,一些老年人甚至为了购买保健品花光了所有积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不仅通报各地整治食品非法会销经验,也多次发文对保健食品广告虚假宣传进行点名。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表示,监管部门应当进一步落实监管责任,密切跟踪保健品营销活动,严防各种违规宣传。放眼海外,其他国家的老年人是否也热衷保健品?又有哪些相关的监管措施?

  

澳大利亚:年轻人较老年人更依赖保健品

  

据《全球华语广播网》澳大利亚观察员胡方介绍,澳大利亚人其实也热衷保健品。据统计,澳大利亚大约有一半人在服用保健品或者一些营养补充剂,而实际的真实情况可能比例更大。不过,最依赖保健品的并不是老年人。

  

有学者预估,也许真实的市场比例可能会高达80%。每年澳大利亚膳食补充剂的收入高达35亿澳币,而且数字还在不断地攀升。总体来看,最依赖保健品的实际上在澳大利亚并不是老年人,而是澳大利亚的中年人甚至是年轻人。一般澳大利亚人服用的保健品是相对较为基本的营养成分片剂,比如各种维生素片剂、补铁片等。在澳大利亚比例较大的中产家庭中,很多人对自己的健康非常在意,而为之做出的努力包括热衷于健身,较为苛刻的饮食控制和服用各种保健品。而这其中,各种维生素片剂和一些包含各种营养成分的冲剂是购买和服用最多的。相对而言,澳大利亚老年人虽然也会适度地购买这些保健品,但购买量并不大。主要是由于澳大利亚老年人相对收入较少,而子女也没有孝敬老年人保健品的习惯。老年人的购买力放在那儿,想要向老年人推广贵的保健品,也未必有多少人会去买。

  

俄罗斯:老年人对保健品没有太大依赖性

  

据《全球华语广播网》俄罗斯观察员张舜衡介绍,俄罗斯老年人对于保健品并没有特别大的热情。3/4的俄罗斯老人不会经常服用保健品,1/10的老年人会在感觉身体不适时服用,20%的老年人会季节性服用保健品,只有仅仅2%的俄罗斯老年人会定期服用。

  

俄罗斯的保健品市场和整个国家宏观经济的情况联系极其紧密。每当经济危机来临,保健品市场都会非常低迷,这和俄罗斯民众对保健品的认知程度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超过一半以上的俄罗斯老人认为保健品只是食品补充剂,还有一小部分老年人将保健品直接等同于维他命,只有5%的老人认为保健品就是药品。鉴于大部分俄罗斯老人对于保健品的认知,生活中对于保健品也并没有太大的依赖性。得益于俄罗斯实行免费的全民医保制度,生病去医院看病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并不会将保健品考虑在内。众所周知,俄罗斯的药品市场长期被进口产品垄断,但保健品市场相反,本土公司占据着绝对的销售比例。仅俄罗斯最大的一家保健品生产商,就占据整个俄罗斯保健品市场高达20%的份额。

  

除此之外,俄罗斯所有保健品都需要进行国家注册。俄罗斯卫生部负责这些产品的国家注册证书,联邦登记处负责对产品进行登记。

  

在十几年前,俄罗斯的保健品市场高达一半的比例都是通过黑市或者不受监管的渠道非法销售。为了打击低质量甚至有害保健品,俄罗斯政府重拳出击,通过立法禁止将保健品、膳食补充剂定位为治疗疾病的物质。所有宣传必须标明保健品不是药品,不能治疗,只能辅助使用。生产商声称的任何积极影响必须经过临床验证。俄罗斯所有保健品都需要进行国家注册。俄罗斯卫生部负责上述产品的国家注册证书,联邦登记处负责对产品进行登记,俄罗斯卫生部认证中心是处理文件及开展有关国家注册所有监管程序的分支机构。在确保产品档案完整并且符合要求后,将产品样本交给国家营养研究所进行适当测试。该研究所的结论具有约束力,直接影响到保健品的注册结果。由于整个产品的注册过程极其漫长,无形中大大增加了新厂商进入保健品市场的难度。外国公司要进入俄罗斯市场,大多只能选择和本土实力雄厚的公司合作。在俄罗斯的一系列强势监管下,民众对于保健品更加不信任。保健品公司在广告、促销和流通方面都受到很大的局限,俄罗斯的保健品市场也相对得到了“净化”。

  

韩国:全民尤其40多岁的人热衷于保健品

  

韩国首尔大学博士生张帅观察,在韩国不仅是老年人,甚至全民都非常热衷于买保健品,因而买保健品被“坑”的案例也不少。

  

在韩国的网站上搜索发现,2013年出现了欺骗老人买保健品的案例,而且被骗的老人多至12000多人。这些老人大多是生活在地方或者农村,相对信息比较闭塞,人也比较纯朴,所以就被骗子盯上了。而骗术也都是如出一辙,声称对于一些糖尿病、高血压、关节炎等慢性疾病都有奇效,万病通治。这么明显的谎言,没想到各个国家都有人相信。

  

不仅是韩国老人,全民都热衷于买保健品,从不堪学业压力的高中生到年迈的老人。经调查资料发现,被骗人数最多的群体并不是老人,而是韩国的40代,即40多岁的人,这应该是中年危机引起的。韩国40多岁的中年人群体由于工作压力大或者大多感觉到疲劳以及身体机能开始衰退,所以也开始迷信保健品。虽然韩国的保健品也多种多样,但大多数还是迷信红参和维生素。韩国消费者危害检查系统网站显示,除了被骗人的年龄在40岁最多之外,被骗的手法最多的就是上门推销,其次是电视购物。

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原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

图文热点